設爲首頁        收藏本站
快速購票

爺爺的“國慶”情懷
爺爺的“國慶”情懷
發表日期:2018-12-10 15:58:09 閱讀數:172 

 

爺爺的“國慶”情懷

  爺爺是一名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就已入黨的老黨員,在機關單位踏踏實實地幹了大半輩子黨務工作。退休後,奶奶怕他寂寞,勸他多去社區活動中心、老年大學等地方逛逛,跟老同事、老哥們兒聊聊天,散散心,他卻堅決不依。平日裏,爺爺既對侍弄花草苗木不感興趣,也不遛鳥垂釣,更是很少聽戲下棋,唯一的癖好是收藏舊物件,且藏有獨鍾。
  爺爺居住的院落不大,除去枝繁葉茂卻從未挂果的葡萄架,最顯眼的就數西首房門上的“崇寶”二字。這兩個蒼勁大字是爺爺特地請知名書法家題寫的,屋裏是新中國成立前後的藏品。一頂舊軍帽是爺爺的小叔隨部隊和平進駐北京時戴過的,兩年後他永遠地留在了朝鮮戰場;整齊排列的舊黃書籍,是爺爺費了好些功夫,在各處淘來的抗戰史解戰史專論箸作,一有空閑他就小心翼翼地翻閱;書架上擺放最多的當屬爺爺心愛的“國慶紀念”系列:1953年的頭版年畫、1959年的紀71郵票、1984年的國慶紀念幣,以及林林總總或印或刻或雕有“開國大典”圖樣的各類藏品,簡直讓人有種進了黨史博物館的感覺。
  53年的頭版年畫是他最傾心的藏品。說起這副年畫的來曆,還真虧了爺爺的倔脾氣!我的一個遠方叔叔聽說爺爺在收集“國慶”物品,便提供線索說,他鄰居家有一副這樣的年畫,爺爺一聽馬上登門求畫。豈料,一開始就吃了個閉門羹,無論爺爺怎樣情利雙施,都被對方婉言拒絕了。爺爺暗下恒心,每天都去拜訪,來回足有半月仍未果。正無計可施時得知對方是位篆刻收藏者,爺爺長舒一口氣,把珍藏多年的兩方吳昌碩的石印贈予對方,才終于載畫而歸。父親聽說後埋怨他,吳昌碩石印的市場價值遠高于年畫,爺爺卻毫不理會,樂呵呵地把年畫展平除塵,精心裝裱。
  漸漸地,爺爺的“國慶”情懷也深深影響著我們這些晚輩。去年,爺爺過八十大壽時,我從蘇州文廟的古玩市場逛了整個下午,終于淘到一個“國慶”的制作精良的瓷盤和兩只小酒碗。壽宴上,我第一個亮出禮物,爺爺一看便喜形于色,小表妹撅著嘴巴嚷:“大家快來看吆,正哥投機取巧喽!”我笑著回應:“‘國慶’應該不只我這一個吧。”果然,爸爸的禮物是“國慶”筆筒,姑姑的是一幅“國慶”刺繡,表哥的是“國慶”火柴盒和鼻煙壺,小表妹面帶羞澀,扭捏著拿出禮物———套精美的“國慶”明信片。滿面紅光的爺爺在一群“投機分子”的笑聲裏,興奮地走進“崇寶齋”,把禮物一一歸類,鄭重地擺放在書架上。
  奶奶時常唠叨爺爺沒有生活情趣,光顧著收藏,不懂得享受生活。對此,爺爺很不以爲然,他樂呵呵地辯解,我這不是收藏,而是珍藏,每天看看這些或印或刻的“國慶”藏品就特別滿足,這不正是我的情趣所在嗎?

(劉學正)
湖南省交通運輸廳 | 湖南省道路運輸管理局 | 株洲市政府門戶網站 | 株洲市道路運輸管理處 | 株洲市交通運輸局 | 株洲傳媒網 | 株洲新聞網

版權所有:湘運集團有限責任公司  Copyright 2016 by http://www.kurdapya.com  all rights reserved 【法律聲明
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區湘運路93號

電話:0731-28412275、28422050  郵編:4120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