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爲首頁        收藏本站
快速購票

任爾簡陋清寒 我自優雅淡然
任爾簡陋清寒 我自優雅淡然
發表日期:2018-12-7 10:45:42 閱讀數:245 

 

任爾簡陋清寒 我自優雅淡然

——讀梁實秋《雅舍小品》

不能遮風避雨,那就吟風誦雨。持酒一壺,斟茶一盞,翻書一卷,蝸居陋舍,清苦日子卻被梁實秋寫出了別樣美麗和雅致,這是《雅舍小品》給我的感覺。抗戰期間,梁實秋遷居重慶北碚,所謂“雅居”實爲磚柱木架、瓦頂蔑壁的破舊平房,老鼠肆虐、蚊聚成雷,“有窗而無玻璃,風來則洞若涼亭;有瓦而空隙不少,雨來則滲如滴漏。”然而,物質上的簡陋、荒涼並沒有讓梁實秋發出“長夜沾濕何由徹”的悲歎,相反,他在書中說,“縱然不能蔽風雨,雅舍還是自有它的個性。有個性就可愛。”

《雅舍小品》中的不少散文,描述的正是梁實秋在“雅居”時的境況。這本頗具梁氏風格的散文集,分爲“雅舍品人”“雅舍品世”“雅舍談吃”“雅舍憶舊”“海外撷英”等五個篇章,收錄了梁實秋的89篇散文。從閱人到處事,從品菜到讀書,從鄉情到旅外,一樁樁世俗瑣事,一經梁實秋寫出來,便頓覺興致盎然。面前仿佛坐著一位閑拉家常的老先生,他語速不急不慢,內容雖是信手拈來的身邊事物,卻不由讓聽者心向往之。

梁實秋的散文親切溫厚,別具生活況味。在《雅舍》中,他寫“雅舍”的雨季:“細雨蒙蒙之際,‘雅舍’亦複有趣。推窗展望,俨然米氏章法。若雲若霧,一片彌漫。但若大雨滂沱,我就又惶悚不安了,屋頂濕印到處都有,起初如碗大,俄而擴大如盆,繼而滴水乃不絕,終乃屋頂灰泥突然崩潰,如奇葩初綻,砉然一聲而泥水下注,此刻滿室狼籍,搶救無及。”在《放風筝》中,他寫道:“人生在世上,局促在一個小圈圈裏,大概沒有不想偶然遠走高飛一下的。出門旅行,遊山逛水,是一個辦法,然亦不可常得。放風筝時,手牽著一根線,看風筝冉冉上升,然後停在高空,這時節仿佛自己也跟著風筝飛起了,俯瞰塵寰,怡然自得。”

诙諧幽默,妙語連珠也是梁實秋散文的一大特色,這在《雅舍小品》中多有體現。他諷刺溺愛孩子的現象,“我一向不信孩子是未來世界的主人翁,因爲我親見孩子到處在做現在的主人翁。”他點破寒暄握手的秘密,“如果你和他很有交情,久別重逢,情不自禁,你的關節雖然痛些,我相信你會原諒他的。不過通常握手用力最大者,往往交情最淺。”對于舊式結婚典禮的繁文缛節,他說,“假如人生本來像戲,結婚典禮便似‘戲中戲’,越隆重則越像。”

而對于飲食,梁實秋不羨山珍海味,尤喜市井滋味。他寫《栗子》:“不是幹炒,是用沙炒,加上糖使沙結成大大小小的粒,所以叫做糖炒栗子。煙煤的黑煙擴散,嘩啦嘩啦的翻炒聲,間或有栗子的爆炸聲,織成一片好熱鬧的晚秋初冬的景致。”他寫《蓮子》:“一般酒席上偶然有蓮子羹,稀湯洸水一大碗,碗底可以撈上幾顆蓮子,有時候還夾雜著一些白木耳,三兩顆紅櫻桃。從前吃蓮子羹,用專用的小巧的蓮子碗,小銀羹匙。我祖母常以小碗蓮子爲早點,有專人伺候,用沙薄铫兒煮,不能用金屬鍋。煮出來的蓮子硬是漂亮。”

在梁實秋的筆下,簡陋之居所、悲憫之境遇、繁瑣之日常,亦能掘出獨特幽默和雅興。所謂:任爾簡陋清寒,我自優雅淡然。《雅舍小品》,很恬淡,很隨性,很惬意。

(任蓉華)

湖南省交通運輸廳 | 湖南省道路運輸管理局 | 株洲市政府門戶網站 | 株洲市道路運輸管理處 | 株洲市交通運輸局 | 株洲傳媒網 | 株洲新聞網

版權所有:湘運集團有限責任公司  Copyright 2016 by http://www.kurdapya.com  all rights reserved 【法律聲明
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區湘運路93號

電話:0731-28412275、28422050  郵編:412011